<track id="xsybk"><em id="xsybk"></em></track>
          <acronym id="xsybk"><sup id="xsybk"></sup></acronym><strong id="xsybk"></strong>
  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xsybk"><em id="xsybk"></em></optgroup>
          2. <span id="xsybk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寶山“社區通”通往社區美好生活

              來源:文匯報   發布時間:2019-08-02 13:55

              2e442dbc1fdf42a4ba369adfe7b532e9.jpg

              社區志愿者正在整治公共綠地。

              677e4d295a244dd2bf2af9dee85575a7.jpg

              “社區通”平臺讓黨群關系更緊密。

              互聯網時代,基層社區治理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和挑戰。如何破解社區參與不足、自下而上議題形成難、訴求資源對接不精準等問題?寶山區以移動互聯網為契機和載體,以改革精神解決基層治理堵點和難點,誕生于2017年2月的移動互聯網智能治理系統“社區通”成為該區交出的一份答卷。

              何為“社區通”?據介紹,“社區通”以黨建為引領、移動互聯網為載體、居村黨組織為核心、居村委為主導、城鄉居民為主體、有效凝聚精準服務為特點,不僅實現了信息速遞、為民服務,還連通多元主體,完善基層治理架構。最新數據顯示,“社區通”上線至今已聚攏了全區462個居委、103個村,64萬余名居村民實名加入,覆蓋48萬余戶家庭,解決問題5.1萬余個。“社區通”成為了寶山的社情民意顯示器、問題解決推進器、基層組織力放大器,基層干部和社區居民們紛紛點贊。

              也正因此,“社區通”獲評2017年中國(上海)社會治理創新實踐十佳案例、2018年中國網絡理政十大創新案例、上海打響“四大品牌”2018年基層實踐最佳案例、改革開放40周年上海思想政治工作創新成果優秀品牌,并入選首批國家農業農村部全國鄉村治理典型案例。更難能可貴的是,“社區通”實踐已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,在北京、山東等地運用。

              群眾路線“走新”更“走心”

              刷朋友圈之前先刷一遍“社區通”,已成為淞南十村黨總支書記劉紅玉的習慣。

              劉紅玉演示了“社區通”的界面:“寶山大調研”“i茭寶山”這兩個版塊由區里管,“社區公告”“黨建園地”“議事廳”“居務公開”“物業之窗”“業委連線”“警民直通車”“家庭醫生”“公共法律服務”等版塊由社區管,其中“黨建園地”歸居民區黨組織書記直管。

              劉紅玉說,自從有了“社區通”,曾經的“熟人社會”又回來了,“‘社區通’拉近了與居民之間的距離,工作好做多了,心也是熱乎乎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依托“社區通”,群眾路線“走新”更“走心”。寶山區建立起“居村民—居村—街鎮—區”的社區治理架構,健全“眼睛向下、重心下移、資源下沉”的工作體系。街鎮是基層大治理單元,全區形成完整工作系統,區、街鎮各部門加入后臺提供支撐。互動方式也正發生改變,居村民成為信息發布的主體之一,群眾與黨和政府之間的互動溝通變得更加多維、清晰。2018年,寶山全區100%的居村黨組織、89%的居村委換屆工作在“社區通”同步推進、全程公開。

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治理重心進一步下移居村。在“社區通”上,各居村是一個個獨立的小單元,居村民以微信掃碼后實名加入,居村書記是“群主”,居村“兩委”干部分工負責、輪班在線,及時響應處置群眾的各類訴求。黨員和志愿者組成中堅和“鐵粉”,6萬余名黨員亮身份、起作用、受監督,每個居村都建立起志愿者隊伍,人數從“社區通”上線之初的21萬人上升到目前的37.4萬人。居村民逐漸養成了參與社區公共事務討論協商的習慣,公益互助氛圍日益濃厚。

              社區里的“疑難雜癥”一一化解

              在“社區通”加持之下,寶山區以需求導向、問題導向、效果導向深耕社區,這也成為基層治理的“初心”。

              羅店鎮美蘭湖郡園小區的業主來自全國各地,多為受教育程度高的年輕人,對居民區自治共治要求較高。但業委會組建工作卻幾經“流產”,原來是業主認為組建工作不透明,意見分歧嚴重。2017年,這里成為“社區通”首批試點小區,借此契機,業委會組建工作再次啟動,組建意義、相關政策、工作流程、候選人情況等信息全程通過“社區通”發布,獲得了業主們的信任和支持,業委會終于順利組建。借鑒郡園小區的做法,一批居民區正通過“社區通”推進業委會換屆工作。針對社區里的疑難雜癥,“社區通”還凝聚起多方力量,如專家會診般高效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不久前,共康雅苑二居居民陳女士通過“社區通”的“身邊事”版塊發帖反映,一位老人經常在小區附近流浪,并@居委會。問題發布后,居民們紛紛留言。原來,此前居委會已就該老人的贍養問題與其子女多次溝通,均無法解決。無奈之下,居委會通過“社區通”將問題一鍵上報網格。兩天后,廟行派出所民警就召集居委會、老人子女專門開了一次調解會議。在會上,大家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,老人的小兒子也是“社區通”的粉絲,看到一條條居民留言后心有觸動,當場承諾會承擔起贍養母親的主要責任。通過“社區通”,一場持續多年的家庭糾紛得以順利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寶山區民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“社區通”全面收集、回應、解決群眾需求,全方位、點對點服務居民。在“社區通”背后,寶山區還建立起“社區通治慧中心”,對社區參與大數據深度分析,描繪基層社區畫像,形成不同類型社區群眾需求對比分析。以大數據模型及時發現群眾“痛點”、民生“堵點”,并給出工作提示。此外,“社區通”還打通了問題快速處置的各個環節,建立起“自動收集、分層處置、全程記錄、結果反饋”的問題跟蹤系統,群眾問題在15小時內予以回應處置,超出居村自治共治范疇的社區問題,則轉入區網格化平臺派單解決。截至目前,“社區通”已及時回應解決群眾問題5.1萬余個,其中90%在居村有效解決。

              “線上寶山”真鄰居討論真切的社區事

              在寶山區這樣的快速城市化地區,“陌生人社會”特點顯著。對一些平日早出晚歸、周末或出門或宅在家的居民而言,居民區黨組織,甚至居委會,是一個不怎么熟悉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而“社區通”的出現,切實改變了居民自治的參與結構。數據顯示,大量上班族通過“社區通”在線參與社區治理,50歲以下群體占比達60%,社會組織還在線開設了612家公益服務店鋪,全方位甚至點對點服務居民的各種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以改革思維激勵社區自治共治,自下而上議事成為新常態。過去,社區公約寫在紙上、說在會上、掛在墻上。借助“社區通”,寶山各社區建立了“提出議題—把關篩選—開展協商—形成項目—推動實施—效果評估—建立公約”的操作鏈,社區公約由居民自己作主、自覺維護成為了新常態。據統計,已有12萬余名居村民參與所在社區公共議題的協商討論,產生社區議題2.1萬余個,形成公約和項目2100余個。

              “社區通”建立起真實“線上寶山”,讓“真正的鄰居們”討論“真切的社區事”,用社區資源解決社區問題,也讓居民逐漸從“門對門的陌生人”變成“社區里的老熟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寶山區民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經過這幾年實踐,“社區通”已成為信息速遞的窗口、思想教育的陣地、為民服務的平臺和“四治”一體的家園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附件下載:
        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          啪啪影院